uchiha团子--被蜜蜂🐝抱着排排坐

脑洞清奇的团子受一只。因为是受所以不会粗长。
目前正在由文手转画手的阶段……画的很沙雕勿喷……
我攻君是墨梓瘋🐝!我超爱她的!!攻君学习加油💪!
三次元很忙,要转载什么请先私聊我。

【兽人文】【扉泉】驯化之旅(3)

#兽人文,全民BL设定,后期有R18、生子,结局HE。

#CP主扉泉,后期有柱斑。不拆不逆。

#本文又名《兽人之死白毛你放开我》、《奈奈的寻找回家之旅》、《孤狼寻爱记》、《明明是同一爹妈怎么两兄弟的兽形不一样?》、《论狮子和狼是怎样炼成的》、《你大爷才是雌性》、《不会变身怪我咯?》、《天上掉下个林……宇智波》、《“萨摩耶”日记》、《我是狼不是萨摩耶》、《获取自然之力的一千种办法》、《黑喵的圣诞树爱人》、《嘴硬心软的爱人》、《我的雌性会日天》等。

——————————————————————————————————————————————————
泉奈做了一个梦,梦的开头挺美好的,是自己和尼桑在甜品店里大吃特吃,尼桑对吃的一脸奶油的自己笑的无奈,自己还向尼桑一个劲的撒娇。

一阵眩晕过后,画面转到了一个黑漆漆的屋子里,在这里,自己被绑着扔在角落,周围有着各种戴着狰狞面具的小丑,他们有的手里拿着针管,有的趴在残破的尸体上起伏着,有的在数着钱嘿嘿嘿笑着,有的嘎吱嘎吱咀嚼着什么…泉奈颤抖着向后退去,却不知道碰到什么,让他们齐齐停下了动作,歪着头,空洞洞的眼眶中渗出鲜血,白色的蠕虫从腐肉里掉落……然后他们全部机械地向自己靠近!活像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泉奈甚至能闻到从他们身上浓厚的血腥味和腐败的臭味!

要逃!必须要逃!

接下来,梦里的自己一直在黑色的森林里没命地奔跑,苍白枯槁的手从森林里伸出,试图抓住自己!突然脚下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眼前出现了一个不见底的大坑!前面没路了!而那群不人不鬼的玩意还穷追不舍!咬咬牙,泉奈选择跳下了无底深坑!

强烈的失重感让泉奈昏死过去,再次醒来,周围是混沌的绿色,头昏昏沉沉的,抬眼一看,却见一条花斑的巨蟒盘蜷在树上!多么希望这个梦快点结束,可近在眼前的巨蟒已经张开了血盆大口!泉奈绝望地看到死神在向自己招手,就当在认命的最后一秒,却发现有白色的光一闪而过,和花斑的大蛇混在一起,明明暗暗,红色的光不断溅出,最后的最后,只见白色的亮光上染上了红褐色的暗光,慢慢朝自己走来……

“嗬!!”泉奈猛的坐起身!身上满是冷汗!墨色的眼睛里盛满了恐惧!仿佛自己刚从那个梦里挣扎出来。

过了好一会,泉奈平复了心情,才听到自己用颤抖的声音说着,“是……是噩梦吗?”

可是,泉奈知道,那不是一个梦,他从来都是理智的,最初的恐惧过后,剩下的是劫后余生的喜悦和满满的疑惑。

泉奈观察着四周,他现在在一个不大的洞穴里,身上的绳索被解开了,伤口被粗糙处理过,伤口还隐隐作痛,倒是没有流血了,衣服被换掉了,自己近乎全裸地躺在一块巨大的兽皮上面,洞口放着盛水的罐子和一把泛黄的骨刀。

泉奈皱着眉思考着现在还有什么民族还在穴居,睡兽皮,用骨刀……自己难道是掉到了一个超级落后的民族里了?还是被森林里的野人给救了?认真考虑下来竟然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太阳穴突突的跳着,“我一定是疯了……”

泉奈在洞穴里找了找,发现连衣服的碎片都没有,难道自己只能光着?又随即想到,万一救他的那个人回来也是光着的,连鸟都溜在外面……那画面……

“唉……尼桑……快来救救我吧……”

泉奈躺了一会,才小心翼翼地站起来,但是依旧扯到了背上的伤口,“嘶……真疼……那群混蛋!别指望我会放过你们!!”

脚上有伤,踩在地上疼的慌,于是只好爬着,哦不!是匍匐前进,慢慢前进到骨刀那里,“叮!恭喜玩家获得锋利的骨刀X1”(别信,不是系统文)

“好沉……”泉奈摸着这把不知什么动物的骨刀,它已经有些年头,骨质已经泛黄,但刃口很锋利,有打磨的痕迹,看样子平时被它的主人照顾的很好。

“嗯,先给自己做件衣服吧。”泉奈想了想,“也给'恩人'做一件吧。”

于是可怜的兽皮毯子被划得七零八落……

 兽皮:嘤嘤嘤,主人快来就我!QAQ 

泉奈:做衣服做衣服~~

 骨刀:漂亮雌性,我很锋利吧?(*^3^)
—————————————————————分割线—————————————————————
扉间在外狩猎,他准备去找一种叫做凫的小型野兽,兽人们很看不上,毕竟肉少且不容易捕捉,但是雌性们却很喜欢它的肉质,有的甚至扬言有谁为他捉到一只就嫁给谁……对此扉间只想呵呵两声。
他这么辛苦去捉凫,为的是安抚一下那只被自己吓晕过去的小雌性。


他也是第一次见这么瘦小的雌性,而且满身伤痕,是谁这么狠心把一个未成年的雌性绑起来扔到森林深处?


处理他身上的伤的时候,连自己都忍不住皱眉,那是多么深的伤口,快要把雌性的背都要划烂,血一直在冒,换了好几次药才勉强止住,更惨不忍睹是雌性的脚心,不知道被什么戳的一个个窟窿眼,各种泥巴、草木屑都混在伤口里,导致整个脚掌面目全非,扉间无比庆幸此时的他是昏迷的,不然光是洗净伤口就够让他哭的。同时,心里又种无法表述的感受,似是怜惜,似是赞叹雌性的勇气,又似是叹息……

当扉间退去雌性那不知什么料子的衣服,看着他如瓷细嫩的皮肤和姣好的面容时,心里有个疯狂的声音,叫嚣着把身下的漂亮的雌性占有,但理智告诉自己不可以,不可以这么做。

不可否认,扉间在初见他的时候就心动了,冰封了很久的心其实很寂寞,这是他捡到的雌性,只要他愿意,他就只属于他,但是不可以……不可以……

最终,扉间默默压下了这种心情,沉默地加快处理伤口的速度。


部落里有着不成文的规定,无论是谁在森林捡到雌性,见到的兽人都有优先追求他的权利。

对于其他(正常)兽人来说,在森林里能捡到一只这么可爱的雌性,是多么幸运的事情!他一定是被兽神祝福了!要赶紧刷好感度然后一回到部落就结成伴侣!省得被其他兽人惦记!

但是在过了心跳加速的时间后……这只雌性在扉间眼里是一个大麻烦!

对的,你没看错,对于扉间而言,现在的泉奈是个大麻烦!(活该你在火影正剧里单身一辈子。)

一个未成年的漂亮雌性,衣服料子很好,却全身是伤,还被绑着,扔在森林深处,还被野兽袭击,这几句话意味什么?意味着这只雌性曾经被照顾的很好,没有求生技巧,要么是某个部落里权力争夺导致雌性出逃,要么就是某些人要害死这只雌性。不论是哪一种,都是很麻烦的事情。如果那只雌性醒来哭哭啼啼要求自己去救救他的家人/部落……扉间还自诩没那么好心,顶多送回去或者送到自己所在的部落,对他都已经算是仁至义尽。

深谙各种阴谋论的扉间给自己点了个赞,幸好没喜欢上他。准备等那只雌性醒来,就送到安全的地方,他已经对他没兴趣,当然更没有性/趣。他已经打定主意这辈子不会和谁结为伴侣,他已经半只脚跨进了“那个”行列,虽然不知道这次为什么醒来恢复理智,但这总是个不定时的炸弹,万一真有那么一天……他岂不是耽搁了和辜负了结尾伴侣的雌性?所以……宁愿独身一个人……

不过想那么多也没用,现在先抓住一只凫再说吧。扉间摆摆尾巴,小心潜伏在树丛里,等着猎物靠近。

此时的扉间还没有想到……被当作“未成年”的“漂亮”的“雌性”的泉奈,会给他怎样的一个惊喜……不……也许是惊吓……

————————————————————————————————————————————————————
嘛,我不是扉间黑,相反我很喜欢他,只是他是属于深谋远虑的那种人,会想得很多,理智大于情感,所以是个好领导,但不会是好爱人,尤其是爱人是敌对家族。
所以扉间已知自己没有多久可活,(见前文,理智几乎丧失变成纯粹的野兽)所以决定不去爱,而不是不会爱。一旦无后顾之忧,出击是很迅猛的!

对于泉奈的梦,有看懂吗?那些小丑就是那群绑架自己的人,做过很多丑恶的事情(针筒——毒品,钱,尸体+起伏……不说了),所以是狰狞的小丑。因为梦是模糊的,所以是光团。


小剧场:

泉奈:(叉腰)喂!死白毛!你敢说我那时候是一个大麻烦?!
扉间:(坐着看书)现在也是。
泉奈:(掀桌子)给我去死啊啊啊!混蛋!!
扉间:(摸头)别闹。
泉奈:(假哭跑出去)尼桑!死白毛欺负我!
斑:(拎刀)放心我早看他不顺眼了。
柱间:(QAQ)斑斑!不要啊!(拦住斑)
斑:(目标转移)给我放手!
柱间:(哄着斑去了房间)斑斑,哎!疼疼!这边这边。
扉间:(趁机扛走泉奈)嗯,看来我们还是需要好好交流一下。
泉奈:(QWQ)求轻一点。

评论 ( 11 )
热度 ( 50 )

© uchiha团子--被蜜蜂🐝抱着排排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