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hiha团子(考研中)

【考研中】我的cp是墨梓瘋,一只有毒的蜜蜂🐝!
我是一个丧病的团子,脑子里全是坑
喜欢小甜饼,偶尔发毒/刀。
三次元很忙,有事私我~~

【扉泉】咒目

#点梗文@有君如佩 
#顺便开车
#太机智了我(泥奏凯)
#医生扉间x失明泉奈
#蒙眼play
#ooc预警

朦胧车,似乎可以不用做外链?
*☼*―――――*☼*―――――(*ฅ́˘ฅ̀*)♡*☼*―――――*☼*―――――

1、

世界于泉奈来说,并不是一开始就是黑色的。

童年里和哥哥一起游玩的绿意盎然的公园、吃着奶油和草莓的双色冰淇淋、系着印着族徽的气球、和隔壁白毛小子吵架、看着黑毛头上长褐色的蘑菇……这些都是泉奈缤纷的回忆。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世界变得一片黑暗?

或许是某一天的午后和白毛吵架,又或许是目睹那次大人间的决裂?泉奈的失明是那样的突然,他都没看见斑慌张的神情,他的世界就永远失去了色彩。

失明后的泉奈变得很安静,班上再也没有了那个小魔王。偶尔,会有女生指着那个空凳子说:“我曾经喜欢过他。”

2、

扉间大抵是愧疚的,他知道一些自己宿敌会失眠的原因,也许那天和他吵架动手是一个诱因,但十几岁的他又懂得些什么?他只知道,那个小魔王不见了。

之后的校园生活就如同他一开始期望的那样,他捧着各种奖杯却总觉得少了什么?他有时候会对着窗户发呆,也会想想,那个人现在怎么样了,过得还好吗?

时间一溜烟过去,当扉间真正认识到这种病并为之心痛的时候,他已经成为眼外科的知名医生。他闭上眼,他知道的,那个人已经错过最佳的治疗时间。

扉间看着手机里那个许久未曾联系的号码,沉默了许久,才按下通话键。

3、

“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别闹……我知道是你。”

“啊,被听出来了?”

“嗯。”

“说,什么事,如果是和你单独约会的就免谈。”

“那我们确实没什么好谈的。”

“……滚。”

4、

时隔十年,扉间再一次见到了泉奈。那个人已经和记忆中完全不一样,纤细的身材和俊俏的脸蛋,只有眼上的白色绷带,和记忆里医院中的他重合。

这一切都在扉间的预期之中,却唯独没料到,他会这么想他。

“过来坐。”扉间拉开凳子,上前去扶那人。

“有什么就快说。”泉奈皱着眉摸索着坐下,面对那个人,果然还是……

“你还是这幅令人讨厌的样子。”

“时隔多年,还是这句话吗?”

“我是认真的。”

“我也是。”

两人像是打字谜一般,弯弯绕绕避开重心,不咸不淡地讨论着。

“你想认真看看这世界吗?泉奈……”扉间微微叹息着,“再一次……”

“……”泉奈抿着嘴,许久说了一句,“太迟了……你不觉得这句话,太迟了吗?”

“你知道的!”

“是的我知道,但又如何?”泉奈稍有些气急,脸颊被染上绯红,“我们回不到过去。”

“……”

最终,谈话是在扉间的挫败下结束的。

“我是认真的。”

走到门口的泉奈,这一次却没有回话。

泉奈失明的眼睛,就像他们爱情,被诅咒了一般……回不到过去,看不到将来。


5、(慎入)

那个错误的开始。在体育准备室那次。

两个人的身影纠缠在一起,气氛火热。他们深吻着对方,却避开所有前///戏,唯有疼痛才能证明他们存在过。

在上起伏着的身影和紧咬下唇不敢发声的人,在狭小的器材准备室里,直到身上那人低吼着灌溉着那温热的渠道。

扉间顺着泉奈的锁骨向下,一点一点烙上属于自己的痕迹,他看着因为快///感而失神的泉奈,不止一次想过,爱就是这样吗?

之后,他们如游鱼戏水般交///合过多次,却没有一次说过情话,事后不过是双方冷静地穿上衣服,打扫房间,背着书包往相反的道路离开。

这就是错误的延续。

6、

扉间以为泉奈不会再来了。没想到第二天,他就看见那个人乖乖坐在检查室里。

“你说过的吧,你是认真的。”

“啊。”

“我也是。”

闻此,扉间面上虽维持着那冷淡的表情,但细微颤抖得手已经出卖了他。

“先检查一下。”

病情果然和扉间预料的一样,没有过度的恶化,毕竟是那个家族的次子,他们一定会倾尽全力治疗他的眼睛。

“如何?”

“不算太糟。”

7、(慎入)

随着泉奈来的次数越来越频繁,扉间的胆子也越来越大。从一开始吃碰到泉奈都会脸红的他到现在敢正大光明的吃泉奈的软豆腐。比如捏个腰什么的。

某次,在泉奈的默许下,某只白色的饿狼终于在医生办公室把爱人扑倒了。

“别……”

“没关系……仔细感受我就可以……”

“唔……疼……”

“坚持一会,就要扩张好了。”

闻言,泉奈也就不在制止他动作,略有些僵硬地抱住他,把自己的脸悄悄埋起来。

当再一次进入狭小的径道时,扉间舒服得几乎要落泪。

“我爱你……”

“不……不要……”

“我爱你……我爱你……”

“停下……”

“别拒绝……我爱你……泉奈。”

“闭嘴……唔……我是让你动作停下啊!唔嗯……”

“唔?!你来真的?!”

“呵……飞雷神。”

“好……你等着!”

8、

扉间为泉奈准备了一份礼物,一个长长的走道和很多间屋子。红绳始终贯穿着所有路线。这样泉奈可以摸索着绳子,一点点前进。

泉奈不知道,扉间的礼物是这样用心。由暗室改造的第一间和教堂的最后一间。

9、

泉奈由扉间陪伴着走第一间屋子,扉间为他摘下缠住双眼的绷带。

“顺着绳子慢慢走,我在终点等你。”

泉奈睁开眼,世界于他,依旧是黑暗的。

他摸索到绳子,一点一点往前……他慢慢走出第一个屋子,就仿佛用了一个世纪。

因为,身子上打着结,第一个,是他们相遇的时候,五岁,结下挂着两柄塑料剑。两个相互看不顺眼的孩子就是用这个,拼的你死我活。

第二个,是他们在学校相见的时候,九岁,泉奈撕碎了他的书,扉间拆了他的文具盒。

第三个,是一件体育服,十四岁,泉奈跑晕在操场,扉间背着他去的校医室。

第四个,是一个小巧的软垫挂坠,十八岁的他们,做过的……爱?

……

不知不觉,已经走到最后一间屋子前,泉奈好看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

他打开门,绳子就断了,他慌张地想去捡起,却被扉间的手扶住。

泉奈听到扉间说:“最后一个,是我。”

手上被套上温热金属环。

“我们结婚吧。”

10、

扉间准备的教堂泉奈没能看到……

因为……

扉间:“我好像太紧张忘记开渐变光线的灯了?”

泉奈:“……”


END

评论(5)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