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hiha团子(考研中)

【考研中】我的cp是墨梓瘋,一只有毒的蜜蜂🐝!
我是一个丧病的团子,脑子里全是坑
喜欢小甜饼,偶尔发毒/刀。
三次元很忙,有事私我~~

【刀剑乱舞】【主压切】吾主在此

#短,一发完
#有碎刀
#有bug、ooc
#黑暗本丸
#私设很多
#看了花花的文以后的脑洞
#感谢花花帮助一个起名废起名
#cp:男审神者X压切长谷部

@孤花与素心 厚着脸皮圈你
(*ゝ_●・*)ノ=s=t=a=r=t===============

1、

他的暗堕已经无法压制,审神者颓废地跪倒在手入室,已经没有办法了,这是他们都心知肚明的事情。

手入室的烛光在那一刻全部熄灭。

黑暗让躺在床上的付丧神看不清审神者的表情,自从暗堕以后,他的视力就急剧下降。他很想抬起手去碰碰就在身边的主人,但在抬手的那一瞬间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这具白骨嶙峋的身体……他无法允许用这样的手去触碰主人。

他转过头看着俯倒在床边的主人,接着闭上眼。虽然心中就千万分的不舍,但是时候该结束这一切了。趁着自己,还……

……还什么?

暗堕的付丧神感到了恐慌,他、他忘记了什么?

2、

连续几天不眠不休的灵力输入让审神者出现了幻觉。恍惚间他回到了刚刚接手这个本丸的日子。

这个本丸前任审神者,去哪里了,做过什么,这里发生过什么,他都不想深究,反正现在这座本丸审神者是自己不是吗?

他随意坐在主屋里的雕花木凳上,翻着由时之政府给予的补偿物资清单,他对上面这些不感兴趣,但也对时之政府的大手笔有些诧异。

呵,似乎未来的日子不会再无聊了。

3、

这座本丸里付丧神们在他踏入这里第一步的时候就察觉到了,新任的审神者,是个不好惹的存在。

可是,他们又能怎么办?虽说他们已经不是被随身携带的物品,但现在也没能好到哪去。他们无力挑选自己的主人,以前是,现在也是。

无论怎么哀叹,都只能接受。

整座本丸,就像一个巨大的牢笼,被关在笼子里的,有他们,也有审神者。

4、

他来这里第一夜,就下起了雨。屋内的烛火明灭不定,似乎下一秒就会被屋外的大风吹灭。

审神者坐在屋里,饶有兴趣地看着那个跪在雨里的付丧神。

大雨打在那个付丧神的身上,他的衣服很快就湿透了,雨水顺着他英俊的脸庞留下,但他依旧这般虔诚地跪着,一动不动。

“你的名字。”

“压切长谷部。”

这是他们相见的第一面。

5、

“你真是洒脱啊……那么……我就是下一个?”衣着褴褛的付丧神艰难地喘着气,倒在一旁,他抬起头看着堵住出路的那个……曾经的队友。

“我不过是遵循了主人的命令……”长谷部冷漠地举起了刀。“抱歉……主命在身……”

“呵……”他扬起了头,露出脆弱的脖颈,“就像一个收割者……我们都离开了,那你呢?这里是被诅咒的……”

长谷部皱起眉,握住刀的手,细微得颤抖着。

“这样啊……”他拿起随身的酒壶,喝了一大口,浓烈的酒气弥漫在狭窄的巷子里。“你……真的不后悔吗?不需要你动手,带我去刀解池。”

长谷部一声不吭地背着那个,浑身都是白骨付丧神,一步一步走到刀解池。

而那个下令的审神者,则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长谷部看着审神者,再一次问自己,值得吗?

6、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在本丸里的刀们,一个接一个出现暗堕的征兆。

那个审神者,只会一昧的躲在暗处,连为他们尝试性手入都不肯。

暗堕越来越严重,直到……连审神者都被黑暗气息腐蚀。

7、

长谷部跪在雨里,他低着头不去看新任的审神者。

而审神者则很有兴趣地打量着他。

“听闻,这里是……诅咒之地?在这里的付丧神会暗堕,审神者会死?”审神者转着手里毛笔,观察者长谷部的神情。

长谷部只是更加低下头,不敢接话。

对此,审神者只能一笑了之,他才不信那些,只不过这里的黑暗气息过于浓厚罢了。

也许这并不是爱情。

审神者看着那个乖乖跪坐在门外的付丧神,捂着心口。他闭着眼睛问自己,是什么时候心动的。

最终他平复了心情,觉得那个付丧神十分可爱。

反正,时间还长。

“进来坐。”

“在下领命……”

8、

黑暗的气息随着新任审神者的到来而渐有缓解。

审神者和本丸里刀们都渐渐露出了笑容,新召唤出来的短刀们在春初的本丸里蹦蹦跳跳,一切都在变好。

“长谷部桑~~主公大人找你哦!”

“啊,在下马上就去。”

“我也好想和主公大人一起出门。”

“下次一起去吧。”

“太好了!”

自从那一天以后,这个本丸里审神者的近侍就一直是自己,从来没变过。

长谷部走到一半,突然捂着自己的心口,那里传来的闷痛告诉自己他的时间不多了。

他很高兴,能再一次赢得审神者的……

……

如果有信任之外的感情就好了。

9、

压不住的暗堕,那一刻爆发,白骨刺破皮肤,变红的视野里,所有人都是敌人……

后面的事情不记得了,他能感受到审神者柔和的灵力,一直在修补着破损的身体。

再次醒来,就是开头那一幕了。心好痛……

这里最后一振前任刀就只剩下自己了。诅咒到了自己这里就该结束了吧?

长谷部拖着残破的身体,一步一步,走到了刀解池边。

“别过来……这是我的……请求……主人……别看着我。”

审神者抿着嘴,但依旧走到他身边。

“你要离开我吗?”

“不……”长谷部长长地叹了口气,“刀解并不是离别,主人。”

他扬起头,冲着审神者微笑着。

“不过短暂离开一会,然后……”

“用全新的面貌和您……再一次相遇……”

“您会……等我吗?”

10、

长谷部离开了,离开了很久。

审神者再也没有了近侍。

直到……

审神者看着单膝跪在自己身前的英俊男子,许久,才缓缓地笑了。

“欢迎回家,长谷部。”

刀解,并不是痛苦的,而是为了再一次,和您相遇。


END

评论(8)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