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hiha团子(考研中)

我的cp是墨梓瘋,一只有毒的蜜蜂🐝!
我是一个丧病的团子,脑子里全是坑
喜欢小甜饼,偶尔发毒(被蜜蜂刺中)
如果哪天我疯了,都是那只蜜蜂的错!
三次元很忙,有事私我~~

【三山】惡戲

#三山点梗文@🍃 青莲🍃 
#现代混刀剑背景
#ooc有,bug有,不科学有
#点梗的小伙伴要求发刀
#沉默
#那就发刀吧……
#真迷路爷爷x沉默被被
#结局……

认真你就输了,开心看文就好。
*☼*―――――*☼*―――――*☼*―――――*☼*―――――*☼*―――――*☼*―――――
1、

三日月宗近失踪了,同队的所有刀重伤昏迷。

不止审神者焦急地头发一把一把掉,连时之政府都急得团团转。他们不断调取那队刀出阵的记录,但却一无所获,甚至连敌方的面都见到,他们就全员重伤。

到底发生了什么?

所有人只能把希望寄托于同队的队友。

2、

“山姥切国広,请你如实叙述你们出阵之后遇到了什么。”时之政府的工作人员不断询问着同一句话。

“……”山姥切国広闭上眼,他不知道要怎么去回答。出阵时一切平安,没有侦查到敌军就被全灭?还是干脆直接说不知道?如果这么做,他们会对其他刀们做出什么?

最终山姥切国广选择了沉默。

而他越是沉默,时之政府觉得越可疑。他们发问的言辞越来越犀利,越来越无礼,他们甚至都忘记了坐在他们面前的金发男子年龄大他们上百岁,他是付丧神而不是一个犯人。

很快,同行的队友除了队长以外都被放行了。

他们担忧的看着禁闭的大门,问道:“主人,总队长他……会回来的吧?呐!一定会回来的吧!”

审神者连安抚他们的话语都说不出来。

因为……刀帐里,他的初始刀,消失了。

又过了几天,时之政府送回来一振新的刀作为补偿,但他们对失踪的三日月宗近和被扣押的山姥切国広的话只字不提。

整个事件的事末就像有谁在和他们开了一个恶劣的玩笑。审神者看着眼前端坐的新三日月,连流泪的力气都失去了。

他失去不是两把刀!而是他的家人!时之政府又做了什么?把他们当做易耗品吗?丢了碎了换一振新的就可以代替过去吗?

3、

山姥切国广浑浑噩噩的,他再睁开眼的时候,已经不在那间压抑的审讯室。

他揉着一阵阵发疼的额角,快速从草地上爬起来。放眼放去,周围都是陌生的景象。地上跑着一些铁盒子,天上飞过不挥动翅膀的鸟,还有染着各色头发的人。

山姥切国広观察了一会,他现在所在的世界,应该是他审神者之前所生活的世界。

他扯了扯自己的披风,勉强镇静下来,“感觉很不妙啊……”

这里的世界对于他过于陌生,强烈的对比让他心下不安。

“等快一些找到审神者,还有三日月……”

不幸中的万幸,山姥切国广的衣服还带着些这里的时尚元素,呃……比如破洞的牛仔裤?咳,总之脱掉披风和护具的话还是能混进人群里的。

山姥切国広不动声色地人群中穿梭,优异的侦察能让他快速融入到这个世界。

突然,他停下了脚步,脸上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瞪着眼睛看着被一群少女围在中间的人。

三日月!不会错的!他就是三日月!

4、

是他隐藏能力出色还是太刀的侦察能力太低?他小心翼翼跟了三日月一路,对方也没回他看他一眼。

他跟着三日月走进了一所学校,在偏僻的路上,山姥切堵住了他。

“三日月,一起走吧,主人应该着急了。”

三日月眯起他的眼睛,带着疏离的微笑回应道:“请问这是新的游戏吗?这位同学,似乎我并不认识你。”

山姥切的笑容僵硬了,他干巴巴扯出一句:“认错人了。”然后飞快闪到树林里。

山姥切走后,一个穿着短裙的女孩子跑过来,举着冰淇淋,“久等了,呐,给您的。”

“哈哈哈,辛苦了。”

“哎?刚刚我看见一个金发的人,去哪了?”

三日月微笑着,语气却是漠不关心,“谁知道,无关紧要的路人。”

说谎……他在说谎……山姥切捂着胸口,这里有些闷痛。本丸里那个说着“我会很快成长起来保护你的”付丧神,现在……

……

就像和他开了一个玩笑,痛得连眼泪都要掉下来。

5、

三日月初来审神者的本丸的时候,是深冬,皑皑的白雪覆盖了真个本丸,呼一口热气,很快就会冻成冰。

三日月就是在这样的气候里来的,山姥切国広带队踏过还带着寒霜的草地,打倒厚㭴山的敌军,拿到一振十分美丽的太刀。

“这是……唔!”还没等他惊讶完,手里的刀就发出白光。

耀眼的光闪过,撒落一地的樱花,再这样白色的山里,他的到来像一个奇迹。山姥切再次抬头的时候,手里已经空了,站在他面前的是身着蓝衣的付丧神。

“我是三日月宗近,因打造的时候刀纹较多……”

山姥切有些呆呆地望着他,确实是十分美丽而自信的刀,这是作为仿品的自己永远无法拥有的。山姥切垂下头听着他的自我介绍。

“故而名为三日月,还请多……啊切!!!”

然后长长的鼻涕,挂在了山姥切头上。

“抱歉啊啊啊切!!!”

“不没什么……这样脏兮兮的样子正适合我……”

最后,是三日月披着山姥切的本体(划掉)披风回去的。

这个初遇,是每一次三日月提到都会痛心疾首的。虽然切国的披风很好闻啦……

6、

不知道什么时候,本丸里流传着,三日月开始追求总队长。

对此山姥切看了看那个坐在走廊里喝茶的付丧神,然后低下头,很认真地否定了这个传言。

天下五剑怎么可能看得上自己呢?接着低下头拔出田里的杂草。对,只有被弄脏了,才不会被继续比较。

而在喝茶的三日月,他的目光则悄悄追寻着田里那个认真干活的人。

“真好啊。”不知为何他感叹了一句。

本来和他坐在一起的鹤丸听到这句话以后,默默带上了那次去万屋买的墨镜,“我竟然嗅到了爱情的酸臭味,真的吓到我了。”

“爷爷我可是认真的呢。”

“如果你不是认真的,全本丸的刀都会打死你,我保证。”

“哈哈哈,真可怕。”

“喂!我说的可是真的,那时候审神者才不会因为你是稀有刀而对你手下留情的。这里的刀都是总队长手把手带起来的。所以你要是那啥,小心 被……”鹤丸龇着牙做出一个斩首的动作。

“哈哈哈,甚好甚好。”三日月喝口茶,又问:“为什么鹤丸会知道的那么清楚呢?”

“哈……哈哈我想起今天的衣服还没洗……先走一步!”

于是除了山姥切,其他人都知道了,三日月在追求他。

6、

三日月真正强大起来,是他某一次和山姥切国広一起出阵的时候。

那次是个意外,除了队长,全员被击退,他看着白色披风上染满了血迹还依旧笔挺站立的山姥切国広。以一己之力担下了所有敌军。

那一刻三日月心跳动得厉害。

想……和他并肩。

想……变强!

待再一次和他站在一起的时,能和他背对着背,共同御敌!

“呐切国,爷爷我想了很久,当我能和你比肩的时候,你能接受我的追求吗?”

可惜,还没等到那个时候,意外就降临了。

关于那次出战,山姥切只模糊记得,他是被三日月推开的。在之后就想不起来了。

最后剩下的是一份来不及回应的爱。


7、

山姥切国广混进了那个学校,三日月总是能在他视线范围之内。

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他唯一能确定的是三日月失忆了,也许回本丸能够找回记忆,但他连审神者的气息都感觉不到。

他看着被围在中央的三日月,又一次感叹,真是耀眼啊,不论是作为刀还是作为……人?

他默默压低自己头上帽子,他想,这一次是不是该换自己去回应他了?可是……自己能做到吗?自己除了战斗和打杂,什么高雅的都不会。

果然天下五剑什么的最难搞定了……

山姥切突然决定还是以前那个会笑着喝茶的爷爷好搞定。只要不让他下地喂马就可以(大误)。

所以你和爷爷的内番+0是这么一回事吗?!

8、

山姥切国广转了一圈又一圈,也没能找到合适的机会接触三日月。

直到校园祭上,三日月穿着礼服,却意外弹了一首简单的和旋。

带着一些忧伤和孤独,像一只在樱花树下迷路的猫咪,只能用落下的重重花瓣把自己藏起,才敢安心入睡。

其他人听了,也只是涌起有些悲伤,随后就淹没在狂欢之中。

只有山姥切,听着听着就落泪了……那是他的……近侍曲。

即使失忆,也还记得自己曾经深爱过一个人吗?

山姥切把三日月堵在了后台,不顾其他人的目光,拉着三日月走到了后操场。

“呐,跟踪我快一个月的小同学,今天是要朝我告白吗?”

“……”

“哈哈哈,这样遮遮掩掩的话是不会受欢迎的。”

“……”

“嘛……为什么被你这样牵着,总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的呢?就好像……站在台上那首曲子就回响在耳畔……”

“……”

“呐,我到底忘记了什么?”

9、

世界和他们都开了一场充满恶意的玩笑。

“检非违使……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山姥切护着连本体都不知道去了哪的三日月。

“听好,让跑你就跑!不要回头!”

“但是……”

“没有但是!现在!跑!”

山姥切一把推开三日月,硬接下了对面大太刀的一击。


“呃!这样被血染脏的样子正适合我!”

“就因为我是仿作而小看我的话,会让你们后悔的!”

……

三日月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待他回头的时候,蓝色的光依旧冲天而起。他下意识扶过腰间,可那里什么也没有。

三日月突然转身,又朝着战场跑去!带着某种决意。

“切国!!!”

10、

回去的锲机……找到了……

在山姥切一片模糊的视野里,他隐约看到了链接本丸的节点,只要破坏那个,就能,就能回去了。

山姥切转过头,模糊视野里印出来的,是那个蓝衣付丧神的模样。就像当时那个拼命不服输的他

抱歉啊……回不去了……

节点,还有一个在……自己身上……

这场注定相遇就是悲剧的感情。

“呐……suki……”三日月只来得及听到他轻轻一叹,就被绽放的白光包围了。

缓过神来,三日月已经站在一颗漂亮:的樱花树下。

可这一次,被樱花掩埋的猫咪,是谁呢?

11、

本丸里新发配下来的三日月和他们相处很好,那山姥切拼上命送自己回来的意义何在?

还穿着礼服的三日月,露出一个微笑,然后悄悄离开。

他依旧不记得关于「山姥切国広」的一切,但他还记的那份爱他的心。

“去哪呢?”三日月抚摸着手里的残刃,“去花开的地方吧。”

12、

“嗯?”审神者像是有所感应,看向了樱花树那边,但是……

“主公大人在干什么呢?”

“啊……总觉得有谁回来了……”

“哎?”

“大概是错觉吧,呐大家,现在来介绍一下第一部队的队长吧!”

“你到底在期待着什么啊?”

……

END

【刀剑乱舞】来自狮子座的审神者(44)

#请一定去看文设,注意避雷
#非原创男审神者
#cp明石x小阿
#副cp清安上线
#黑暗本丸
#私设如山、OOC、BUG有
#结局HE
#刀剑乱舞X奥特曼综合同人
#本文又名《一个废弃本丸如何拐带一个审神者》、《这个审神者是奥特曼!》、《我家审神者有50米》、《刀男和婶婶的相互救赎之路》、《夭寿啦!审神者扛着本丸飞走了!》、《隔壁本丸表示他眼睁睁看着那个本丸被一个红色巨人撑破了》、《极短表示他们追不上自家审神者》

*☼*―――――*☼*―――――*☼*―――――*☼*―――――*☼*―――――*☼*―――――

第四十四章、人头落地去死吧

本丸除了大和守安定和刚来的加州清光以外,都集中在了会议室。短刀们乖乖坐在阿斯特拉的身边,这样的会议他们还是第一次参与。

三日月看着大家都到齐了,就言简意赅说明了会议的主题:“狐之助更新过以后,时之政府早在三个月前对短刀进行了强化,嗯,称为极化。”

“极化?哎?”

“嗯,只要有一套修行的道具,就能可以,而且很幸运,新上任的审神者时之政府送了一套。”

乱晃着他的脑袋,长长的金发甩起来像波浪一样:“也就是说,极化以后就能变得更强了吧,然后就能更好地保护阿酱了吧?”

“哎?阿、阿酱?”阿斯特拉显然对这个爱称适应不良。

“嗯嗯!专属于我对您的爱称呢~呼呼~”

“啊……哈……嘛,确实很……可爱呢……不过我也会保护大家的。”

三日月看着短刀们都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也笑着回应了乱的话:“唔,可以这么理解哈哈哈。”

乱突然抓住阿斯特拉的手说:“很好现在问题来了!只有一套修行道具!呐!阿酱!我可以去吗?!”

厚和博多也立马反应过来,也争先恐后地表态说:

“乱你作弊!呐呐!大将我也想去!”

“大将我也想去!”

五虎退抱着小老虎们小声地说:“我、我也想……唔……主人……”奈何声音太小被其他兄弟们盖住了。

一期一振看见了,拉过五虎退,摸摸他的头以示安慰。药研拿着他最新的发明的药坐在一期一振旁边,他没有发表任何态度。

“药研不想去吗?”

“现在暂时还走不开啊,让兄弟们先去吧。”

“啊,辛苦你了。”

小夜乖乖坐在宗三和江雪的跟前,吃着柿子。

宗三问:“小夜想不想去?”

小夜摇摇头,“没什么,我觉得这样就挺好。”

江雪闻言,低声对他说:“如果你想去,我可以……”

“唔……我可以排在最后,真的。”

“那好吧。”

短刀不亏是最有活力的刀,阿斯特拉一会儿就被缠的没辙了。

“呐……三日月,肯定还有其他办法获得修行道具的吧?还有极化是每个短刀都能去吗?”

三日月笑眯眯地看着被短刀们包围的阿斯特拉,也算小小保护了一下之前被明石坑鹤丸的事情。这才悠悠说:“确实还有其他条件,哈哈哈,年纪大了容易忘记事情。”

“什么条件?!就算是上天入地我也能做到!”

三日月不紧不慢念出条件:“第一,等级必须达到60级。”

“哎?!!怎么能这样!”乱嘟着嘴一下就蔫吧了,“这是歧视!”

“差一点呢,乱,这久有偷懒。”一期摸摸乱的头发

“呼呼……唉……”

同样失望的还有博多,厚和五虎退。他们就算这久再怎么努力,也没能达到50级。

阿斯特拉翻了一下刀帐确认短刀们的等级,本丸里唯一一个在60以上……

“看来只有药研可以去了呢。”

这个消息对于药研来说有些意外,“我吗?啊,我不会让大将失望的。”

“好了,散会~~”鹤丸拍着手,“回来一定要给我们一个惊喜啊!”

“那是肯定的!请期待我回来!大将。”

……

清光凭借着明石国行告诉他的路线摸索着往前走,他已经不记得地第几个路口转弯。

“左转?唔……右转?不对……是下一个路口吗?”清光迷茫地站在原地,“嗯?”他瞥见不远处有蓝色的影子闪过。

清光能确定那个是安定,毕竟做了那么多年的搭档,怎么可能认不出他呢?于是他快步追了上去。

“等、等一下。”

但安定像是没听到一样,依旧再向前走。

清光从背后一下子跳到安定的背后,抓住安定的手,“呼……终于追上你了。”

“!!”

安定像是被惊吓到了,转过头来,不可思议地看着清光。好半天才说话:“加、加州清光?”

“呐?你是怎么了?脸色好白。”清光抬手摸了摸安定的额头,“生病了吗?不好,有点发热!”

听到清光的话,安定的脸色更白了,他一下子推开清光,丢下一句“不要靠近我”就慌慌张张跑开了。

“疼疼疼……这家伙在搞什么啊?”清光一边揉着胳膊,一边追上去,“喂!你到底怎么了?”

迎接清光确实差点把他鼻子夹掉的门。

“离我远一点!不然杀掉你!”安定气急败坏的声音从门缝中穿出。

“你这家伙……开门!”

“真的会杀掉你的!真的会!”

“你是小孩子吗?生病还怕吃药?!”

“够了!你什么都不懂!离我远一点!”

清光的敲门声突然停止,安定躲在角落以为他已经走远了。他抱着头,止不住地发抖。脑海中两个声音不断叫嚣着……

拜托了,离自己远一点……

不……别丢下我我一个人……

离我远一点啊!我会杀了你的!

别留下我一个人……求你了……

安定蜷缩在一边,眼里不知什么时候流出泪水。求你……不要……不……

咔嚓……干脆利落的声音响过。

哗啦!!安定房间的整个门都碎了。

“唔!!!”安定用手挡住从外面直射进来的阳光。努力了很久才看清楚眼前的人。

清光的身影逆着光,腰间的利刃已经出鞘。

“啊……啊……”安定已经失去言语的能力,直愣愣看着清光。

清光就这握刀的姿势,一把拽起泪痕还没干透的安定,大声朝他说:“你这混蛋到底在干什么啊?以为躲起来就什么事情都能解决了吗?你是胆小鬼吗?”

“唔!!”安定突然被放开,一下子就坐到地上。

“你给我记好了!”清光用手指着安定,“我!绝不会丢下你!所以快给我变回那个说着人头落地去死吧的大和守安定吧!”

“……”

“现在,站起来。”

安定听话地站了起来,他还有些茫然。

清光看到这样的他突然有些心疼,有些莫名的记忆碎片在脑海中闪过,“总之,先去找审神者手入吧,中伤了为什么不说?”

安定任由清光一路拿着,表情慢慢由茫然变到了释然。

太好了,你还在,你还在……

“呜哇!!”安定突然抱着清光就哭了。

“哎!哎?”清光也被安定这一下弄得措不及防,“别哭啊……混蛋……为什么被你弄得我也想哭了?”

“呜呜呜!”

“哇呜!不准哭了!混蛋!呜呜!有奇怪的记忆混进来了……呜呜呜……哇!!”

等会议开完,众刀都看见了,走廊里两个付丧神哭得不能自已。

TBC

【张叶】不诈病的军长是娶不到军医的

#点梗文@安い初夏 
#军长张x军医叶

#双向暗恋梗?
#欢乐无逻辑
#ooc有,bug有,不科学有

顺便吐槽一句……点梗的小伙伴们……你们名字太复杂我at不到你们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绝望嘤嘤嘤
*☼*―――――*☼*―――――*☼*―――――*☼*―――――*☼*―――――*☼*―――――

1、

高三那年,叶修脑子一抽,报了军医,说什么男子汉就应该上战场,挥热汗洒热血,皮肤黝黑才有男人味!

众人流着汗担心叶修这宅男的小身板能不能抗的住,都善意劝说他想学医的话报医科大就好了,军医太累了,天天要跑圈什么的。奈何叶修十分急切的想远离他的家,一门心思要到外省读军医。

很快,叶修的录取通知书就到了,他高高兴兴地收拾行李就出发了。

才到第一天,叶修就傻眼了……

军校第一条:禁止吸烟。
军校的二条:大一新生不许携带的笔记本电脑。
军校第三条:每天早上6点的起床号,晨练半小时。
军校第……

……

叶修捂脸哭……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2、

迎新会后,大一新生的军训就开始了。

叶·男子汉·修,在预料之中地中暑倒地了。然而扛他去校医室的,是大二的学姐们。

她们一边说这一届的男生体质真差,一边捏一把叶修的小脸,嗯,挺俊的⁄(⁄⁄•⁄ω⁄•⁄⁄)⁄。

叶修醒来以后,觉得人生无望……哦……去他妈的男子汉就要挥热汗洒热血……

3、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宅男叶修也变成了一个能绕操场轻松跑十圈的标准军校生了。

期末考完了之后,叶修突然有些想家了,收拾好了行李,定了机票,还熬夜和叶秋打了电话。

就在叶修一切都准备好的时候,学校发通知了。

所有在校学生,放假三个星期后准时回校,假期继续军训。

叶修:……

当年报志愿脑子进的水,就是如今流的泪。

4、

总算熬了五年,叶修毕业了,军医是分配工作的,但分到哪里就是个未知数了。

叶修一脸无所谓的表情,但叶家急得已经全家便秘好几天。

再各种办法用尽之后,叶修被分到了Q市的一家军区总医院,不过分到的科室有点蛋疼……

“生殖泌尿外科?”叶修一脸NTM逗我的表情,“我成绩最差的就是泌尿系统这块了,还让我去那当医生?”

没想到对方淡淡回他一句:“没分你去妇产科你就知足吧。”

然后叶修流着泪就去科室报道了。

5、

混了几年,叶修也28了,军区总医院总体来说还不错,忙虽忙,但涨知识和经验啊!

叶修已经不是那个看见病人脱裤子就想打马赛克的小年轻了,他已经能脸不红心不跳地给病人讲解各种【哔】了,还能拿起电刀各种电切【哔--】。

事后还被主任夸奖,技术不错。

叶修:其实我内心是崩溃的……

6、

叶修不知道,在很久以前,有个人就默默关注他了,那个人是他的小学弟,在叶修义无反顾报了军医以后,他在第二年,也报了军校。

偶尔能在操练的时候偷偷看他一眼。

前辈真是很帅呢……他捂着心口,默默告诉自己,现在还不是告白的时候。

叶修五年制他四年制,他们虽然不是一年进的学校,但也一年毕业了。

毕业照那天,他笑着去和叶修要合照,叶修盯着他看了一会,拍着他肩膀说:“哟,你不就是高中那个经常食堂坐我后面的那个小学弟吗?唔我想想……张新杰对吧?来一起玩游戏吗?”

那一瞬间,张新杰觉得,叶修前辈就是天使啊啊啊啊啊!!

规规矩矩合了照,张新杰回宿舍以后把照片用红相框装起来,看起来就像是结婚照了!他给自己点了个赞。

7、

有句话叫做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变态。当然,张新杰并没有变态啦hhhh

张新杰在得知前辈被分来Q市的时候,他就开始努力向上爬了。职位权利这些都不是他看中的,但是,如果为了某人,再苦他也心甘情愿。

很快,他成为了最年轻的少校,年龄27。

是时候去找叶修了,他看着已经有些泛黄的相片,轻轻落下一吻。

“前辈准备好了吗?就算没准备好也开始了。”

8、

不过……

生殖泌尿外科……

要得什么病才能混进去??

张新杰第一次开始头疼……当初谁给前辈分的科室啊?

9、

“哟,你来看我吗?至少带包烟。”叶修翘着腿坐在椅子上,“怎么不舒服?”

张新杰微笑着说:“我媳妇说我不行,他不要我。”

那一刻,吓得叶修烟都掉了。

10、

自此以后,张新杰成为了这里的常客。

叶修头疼地看着张新杰每一章都超级正常的检查报告,无奈说:“我说,你究竟哪不好了?”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回答说:“我媳妇说……”

叶修挥着手打断说:“喂,你这媳妇太没水准了吧?你这【哔】可是【哔】,她还敢嫌弃?你们那啥多长时间?”

“没试过。”

“没试过还敢嫌弃你?”

“他不让我碰他,他怕疼。”

沉默了一会,叶修拿过一个小瓶,说:“……这里有凡士林,可以试试?”

张新杰微笑着接过,然后说:“那我不客气了。”

说罢,他就扑倒了叶修。

“哎!等等……住手啊……放开……唔……”

“前辈这里果然和我想的一样……”

“别碰……混蛋……你……嗯唔……”

“用凡士林的话就用不了乳胶的【哔】套了呢……”

“唔哈……啊啊……混蛋……唔……停下……”

“那我可以内【哔】吗?”

“唔啊啊啊!唔……唔……”


11、

激情过后,张新杰抱着叶修,然后吧准备了很久的戒指套在叶修无名指上。

“我们结婚吧。”

“嗯哼?小混蛋装病这么久。”

“是啊,不然怎么能见得到你?”

“真心脏啊。”

“喜欢吗?”

“嘛~~我眼光不错。”

END

小彩蛋:

叶修:【哔】一次一个小时,你怎么说你不行?

张新杰(指着电脑):石不转,牧师,前辈你还记得吗?

叶修:那个操作很棒的牧师?记得。

张新杰:上次副本,前辈您说了吧?「不要牧师,牧师推本不行」。

叶修:我竟然无言以对……

写点梗文……

十次有九次我at不到点文的小伙伴……

你们名字太难打了啊喂!༼༎ຶ෴༎ຶ༽

第一次限锻出货!!!




all950二富士和一松,一个爷爷和珠子!!




珠子爷爷我爱你们!!!

我的朋友是叶修系列的脑洞直播

所以和你们说,这文真的来自蜜蜂的日常啊!

@墨梓瘋🐝-–热爱学习中qaq 

【all叶修】我朋友和那些上课都要秀恩爱的老师们

#我的朋友是叶修
#戳tag
#脑洞清奇
#日常发狗粮
#本文所有脑洞都来源于@墨梓瘋🐝-–热爱学习中qaq 

正文可以欠,点梗可以拖,唯有脑洞不可负!
*☼*―――――*☼*―――――ˏˎ*☼*―――――*☼*―――――

1、

某一天的化学课上,化学老师张新杰自称他电脑上没有游戏。

我和你们说,我一开始是信的,毕竟一个11点就准时睡觉的人,是不会熬夜玩游戏的。这种好男人啊……很少见了。

可还没有一秒钟,我就听到我朋友低声骂了一句,“你不玩游戏,那石不转是谁?”

张新杰老师走到我朋友旁边,笑着问:“叶修同学再说什么呢?”

我朋友咧着嘴对他说:“我昨天和一个叫做夜未央的牧师约会了,还熬夜刷新了jjc的胜率记录。”

“啊~叶修同学不知道吗?夜未央是我的小号。不过你还真的讨厌牧师呢。”

“呵,果然是你这个心脏牧师。”

“叶修同学不喜欢吗?”

“嘛……走位还不错~”

(* ̄3 ̄)

我:???

等等,说好的不玩游戏呢??

2、

之后,班上特别闹腾,吵着要老师给一个说法,然后张新杰老师哀叹了一句,电脑上没游戏不代表我不会玩游戏吧?现在班越来越难上了,学生好奇心真重,钱不好赚啊。

我们:老师是在哭穷吗?

张新杰老师:是啊,老师没钱哦。比如翡翠啊什么都买不起。所以要好好听课哦。

我们:呵呵,老师要是没钱的话,我们岂不是破产?

张新杰老师微微一笑,然后就继续上课了。

下课后,我用胳膊肘戳了戳我朋友,“张新杰老师是说笑的吧?这学校给的工资蛮高的。”

我朋友没说话,他只是拉开他的袖口和领口……

然后我看见……

我朋友两只手的满翠玉镯子,脖子上还挂着一个超漂亮的四季豆……

哦……张新杰老师你怪不得没钱……

3、

吃够了一上午的狗粮以后,时间就到了下午。

今天下午两节体育课,后两节是通识课(蜜蜂的课表,我表示我不知道这是什么课)。超Lucky啊!通识课的老师没来!!等于我们多了两节课的自习!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我转过头,就看见……韩文清体育老师对着大家说,体育课也自习。

……

然后我那一天的下午,就没有再看到我朋友了。

第二天,笔名小戴的太太,出了一本办公室play的书……

我:……好吃!超满足的!!

4、

和你们讲个笑话。

脑洞凑不到五,这章节就空着吧。

5、

今天语文课,依旧是黄少天老师一个人在叨叨叨,各种声情并茂地讲课。

黄少天:“我说啊,你们给点反应嘛!语文课就是要大声朗读才能体会带语言的魅力啊!光看书有什么用呢?哎哎哎!我说你呢!死读书有什么用啊?一定要用心感受啊!”

全班:哦……(冷漠脸)

黄少天:“好吧好吧,那我给你们现场吟诗作赋一首吧!就当做你们的聆听材料,我会提问的!”

(蜜蜂的语文课……是个谜……聆听课大概就是有一段语音,听完以后,提问,学生回答。类似于我们英语听力吧?)

“咳………听好咯!!我αβ超级γδθη帅ζεικλ我μποξνρφΑ爱ΕσχΒΖτψΓΗ叶υωΔΘΦΡΝ修ΙΚΣΞΛΟ老ΤΨΧ叶ΩΥΠΜ我миедзлабвёйно的кж不гьы给чшщ你эю们ъцт看схф配рп我уЛЗ正ДГ合ЖКМИЕБВЁЙН适БАяЬЫЪЦУФ”

全班:……

我:“老师……你是在夸自己吗?”

没想到黄少天老师昂着头,鼻子翘到天上去,很自豪地说:“哈哈哈哈哈!是啊!老叶老叶老叶你不来夸夸我吗?嘿嘿嘿~本剑圣天下第一帅!”

然后我看见……我朋友抄起语文书,就朝他脸上砸去……

家暴吧……

嗯……

TBC

第十个鹤球……嗯……